过去一周,经历了短暂的震荡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逐渐企稳,破7的冲击初步为市场消化。

原标题:陆磊:2019年中国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
呈现“四个稳”中新网北京12月24日电
(夏宾)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24日在京出席由中新社举办的“国是论坛2019年会”并发表讲话称,2019年中国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总体呈现“四个稳”。  一是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中表现稳健。截至12月16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贬值1.8%,CFETS指数下跌1.7%,而新兴市场货币指数下跌1.9%,人民币在全球主要非美元货币中表现居中。  二是国际收支基本平衡。2019年前三季度,经常项目顺差1432亿美元,上年同期为逆差55亿美元。资本和金融项目总体呈现净流入,其中,直接投资净流入277亿美元。  四是外汇储备规模总体稳定。截至2019年11月末,中国外汇储备余额30956亿美元,较2018年末增加229亿美元。  “平衡性是2019年外汇管理改革和外汇市场运行的最大亮点,这种平衡为实体经济部门的贸易和投资、金融部门的资产组合营造了更为稳定的货币和投融资环境,在中国的外汇市场上,货币和汇兑风险系统性地处于全球稳健的水平。”陆磊说。  他进一步称,通过市场化的政策工具组合,实体经济和金融部门的信心和预期得以稳定,外汇市场异常波动隐患明显降低,实体经济得到了更加稳健的货币金融环境。  陆磊强调,在外部冲击面前不能无所作为,同时不能过犹不及,外汇头寸的分寸拿捏、贸易和投资项下政策的得失权衡,才能带来外汇市场平衡发展。  平衡性之外,陆磊还表示,2019年是更大力度实施外汇市场开放的一年。改革需要动力和压力,开放进一步增强了改革的迫切性。外汇管理改革的出发点永远是降低经济部门的交易成本,前提是在实战检验中,管理者的治理水平与系统性风险管理要求相适应。  陆磊称,在金融市场开放层面,2019年持续优化银行间债券市场境外机构投资者外汇管理,取消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额度限制,开展证券公司结售汇业务试点。上述改革举措提高了跨境投融资的便利化程度。前11个月,境外投资者净增持境内债券和股票合计超1000亿美元,成为稳定外汇市场的重要力量。  在贸易投资便利化层面,2019年3月,推出跨境金融区块链服务平台,在7个省、直辖市和14家法人银行开展试点,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10月底,经国务院批准,推出了6项促进跨境贸易和6项促进跨境投融资的便利化举措,进一步提升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水平。  同时,积极支持自由贸易试验区等对外开放高地。12月20日,出台便利横琴澳门投资企业跨境投融资6项举措,发挥特殊经济区域作为外汇改革开放新高地的示范作用。  “展望2020年,我国外汇市场运行外部环境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做好外汇管理工作既面临难得的机遇也面临新的挑战。”陆磊表示,2020年外汇体制改革的重心在三大方面。  陆磊具体阐述道,一是守住面,坚决打好外汇市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切实维护国家金融体系总体健康。  他表示,防范化解外汇领域风险既是攻坚战又是持久战,加快完善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微观监管”两位一体管理框架,宏观上要防止外部风险冲击引发跨境资本异常流动,关口前移,更加精准地找到重要变量之间的必然关系,以市场化方式逆周期调节跨境资本的顺周期波动。微观上保持政策的稳定性、一致性和可预测性,严厉打击虚假欺骗性外汇违法违规行为,维护外汇市场秩序。  二是突破点,继续推进外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服务实体经济,提升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统筹考虑经济发展阶段、金融市场状况、金融稳定性要求,有序推进不可兑换项目的开放,提高可兑换项目的便利化水平。  陆磊指出,进一步健全外商投资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切实维护境外投资者合法权益,持续优化营商环境。支持上海自贸试验区、雄安新区、粤港澳大湾区、海南自贸港等对外开放新高地建设。  三是把好线,加强科技金融与外汇市场融合,抓住监管科技发展这一主线。新一轮科技革命带来了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创新技术广泛应用,催生了一大批金融科技新业态。  陆磊表示,下一步,外汇局将逐步扩大跨境金融区块链平台试点范围,拓展区块链技术在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的应用场景。同时,要推进外汇领域改革开放应对数字货币的前瞻性研究,探索新形势下的外汇监管科技体系。(完)

“破就破了,破7的溢出效应基本是一次性的。”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导、董辅礽讲座教授管涛如此表示。

但“被汇率操纵国”的疑云还没有消散。

8月5日,美国匆匆忙忙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25年来首次。

国际社会哗然,但更多的是驳斥与质疑,美国乱扣“汇率操纵国”的帽子,不仅失信于国际社会,更会把自己逼入“走钢丝”的境地,并最终冲击美国核心经济利益。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8月10日凌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国第四条款磋商报告正式发布,认为人民币汇率符合经济基本面,专家称这佐证了中国并未操纵汇率。

很多人还有担心,一旦被扣上“汇率操纵国”的帽子,这将给中国带来怎样的冲击?贸易摩擦是否有可能升级为货币战、金融战?金融监管当局准备用什么应对?企业和普通百姓又该做何打算?

中国经济根基还稳吗?老哥,稳!

“被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从来就不意味着这个国家的经济会崩溃,甚至是经济萧条。”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

历史上,日本、韩国、中国都曾被列入“汇率操纵国”,德国、瑞士和印度等国也曾被美国拉进观察名单。但是,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经济都没有因此而出现崩溃。

给中国打上“标签”,也撼动不了中国,强韧的中国经济是应对外部变化最强大的底气。

去年至今,即便是在外部环境如此不稳定的情况下,中国经济仍然展现出强大的韧性:2018年,中国经济保持6.6%的中高速增长,国内生产总值突破90万亿元,中美双边贸易额继续保持增长。2019年上半年,GDP达到45万亿元,经济增速6.3%。

外汇局数据显示,上半年经常账户小幅顺差,与GDP之比为1.6%;金融账户下的跨境资本双向流动保持活跃,外商直接投资维持在较高规模,对外直接投资保持总体稳定,证券投资继续呈现顺差。

事实证明,我国国际收支保持了基本平稳。

根据历史经验,美国有可能对所谓“汇率操纵国”采取禁止联邦政府从该国采购或签订商品及服务采购合同等多种措施,当前形势下,也可能以“汇率操纵”为借口进一步升级对中国的关税举措。

但谁都清楚,贸易战没有赢家,继续“较劲”有代价。正如同螺丝拧得越紧,螺丝刀就要越用劲儿。美国打出去的拳头越重,反弹到自己的力也越大。

当特朗普宣布再对中国价值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时,遭到了美国零售商协会等国内经贸组织的强烈反对,这是因为不仅美国消费者面临更高的生活成本,一些高度依赖中国设备、原材料的企业也将面临关门的命运。

“第一波加征关税是从0到1的演变,这个时候要认真应对。后续加征关税是从1到10到更高,无非就是量的变化,不是质变。”陆磊称,前面我们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管理部门和企业的抗压性都在增强。

美国发起经贸摩擦的直接目的就是重塑全球产业链,但产业链的重塑并不简单。“世界公认的国际投资贸易准则是基于国际分工,国际分工基于比较优势。产业链的重构更多基于一轮又一轮的科技创新,而不是短期政策,从来没有什么短期政策可以改变产业链。”陆磊解释称。

在劳动生产率变化方面,中国目前正在向技术进步和创新驱动发展阶段过渡,无论在产业链的横向分工和纵向分工方面,均已经形成了较强的竞争力。

美国想通过加征关税来撼动中国的制造业基础,有悖于市场经济竞争的基本规律。

人民币“扛造”吗?根基稳定,工具充分

对于普通百姓、企业、境外投资者来说,最大的关切莫过于,经贸摩擦是否已经延伸到货币和金融领域?人民币汇率未来是否会持续贬值?手中的资产该作何打算?

“经贸摩擦与是否存在金融战的事实之间是有鸿沟的,”陆磊在接受采访时称,仅仅是汇率的波动,并不意味着贸易摩擦就扩展到了货币和金融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