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美国、澳大利亚、日本、菲律宾等国之前都以此渲染过“中国威胁论”,他们觉得中国强大了,就会打压、欺凌弱小国家。

6月2日,俄罗斯”卫星”网发布了一篇题为《美财长即将访华为G20峰会做准备
邀请中国加入巴黎俱乐部》的报道,文中援引美国财政部一位高级官员在1日举行的记者会上的话称,美国希望中国成为巴黎俱乐部的”正式成员”。中国应不应该接受美国的邀请加入巴黎俱乐部?国际在线记者采访的多方专家对此意见不一。一方认为:中国加入巴黎俱乐部是大势所趋,利大于弊,战略利益大于经济利益,加入只是时机问题。另一方认为:目前没有必要正式加入,但可以增加与巴黎俱乐部的合作和联系。巴黎俱乐部成员国向中国抛出橄榄枝巴黎俱乐部是一个国际先进债权国非正式组织,成立于1956年,现共有20个正式会员国,以西方国家为主。该组织主要负责为债务国和债权国提供债务解决方案,涉及债务国债务重组、债务减免、甚至债务撤销等。美国是巴黎俱乐部正式会员国之一。向中国抛出橄榄枝的不只有美国,还有俱乐部的另一名正式成员法国。今年2月,法国财长萨潘(Michel
Sapin)前往上海参加G20会议途中在香港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希望中国能成为巴黎俱乐部的正式成员。他表示巴黎俱乐部将来扩大时,会考虑中国。为何美法希望中国加入巴黎俱乐部?受访专家认为,巴黎俱乐部成员国向中国示好一方面是为了让中国承担更多的国际义务,另一方面是为了增强巴黎俱乐部自身的国际影响力。当前中国对外债权规模较大,是世界主要债权国之一。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王金波称,美法之所以想让中国加入巴黎俱乐部主要是想让中国承担更多的国际义务。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政治经济学室主任冯维江认为,中国较大的对外债权规模使得中国对外债权的态度和政策具有较明显的”溢出”效应。如果加入巴黎俱乐部,相关政策在出台前会经过内部更加充分的协商沟通,对西方国家来说”溢出”效应的冲击将减小。”溢出”效应指的是一国的政策对世界其他国家产生的影响。就国际债权削减而言,如果中国提出了新的削减措施或削减标准,对其他债权国可能产生影响和压力,使其被迫跟进,或者导致发展中国家更多向中国举债。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中方主任唐晓阳认为,中国提供的贷款对受援国的经济和财政状况都产生了巨大影响,巴黎俱乐部作为一个国际上的债权国协调机构迫切希望中国加入以增强其在国际上的作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巴黎俱乐部成员国保有的债权规模占全球比重约60%,现在还不到50%。好处:增强中国全球经济治理话语权
减少债务风险中国是否应该加入巴黎俱乐部取决于对于政治经济利弊的综合权衡。就利益方面而言,冯维江认为,第一,中国加入巴黎俱乐部后可以获得关于全球债务国相关情况的更充分的信息,有助于公共债务的回收、减少债务风险暴露扩大;第二,可以增加和主要债权国的政策协调,交流外债管理的经验与方法;第三,有机会通过该组织让中国的主张获得更大的国际影响。王金波指出,中国加入巴黎俱乐部实际是一个全球经济治理的问题。自去年开始,中国已经成为净资本输出国,加入巴黎俱乐部不仅可以提升中国的国际影响力,还可以提升中国的国际信用。更为重要的是,在IMF框架下,以巴黎俱乐部为平台,还可以提升中国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制度性话语权。唐晓阳强调,加入俱乐部可以成为中国积极参与全球治理的一种方式。如果加入巴黎俱乐部,可以把中国对发展中国家的贷款以及国际上其它国家的对外贷款进行统一协调,减少债权国之间产生冲突,避免因债务国财政情况的不可控酿成债务危机。巴黎俱乐部当前20个成员国中只有一个亚洲国家:日本。而韩国目前正在积极寻求成为巴黎俱乐部第21个正式会员。王金波告诉国际在线记者,如果中韩两国加入,那就会形成中日韩三国共同加入巴黎俱乐部、共同参与国际债务问题的格局,考虑到中日韩三国的经济实力,中国的加入,对于提升亚洲、亚太和新兴经济体国家在全球金融治理中的地位会产生积极的促进作用,对于亚太地区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债务问题的改善也会产生很好的推动作用。弊端:或影响中国对外经济政策自由度中国加入巴黎俱乐部也存在潜在风险。巴黎俱乐部当前的20个正式成员国为澳大利亚、奥地利、比利时、加拿大、丹麦、芬兰、法国、德国、爱尔兰、意大利、日本、荷兰、挪威、以色列、俄罗斯、西班牙、瑞典、瑞士、英国和美国。唐晓阳称:”巴黎俱乐部成员国多为英美等欧美发达债权国,给外界印象是”富人俱乐部”或”发达国家联盟”。而中国的定位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这样的政治定位成为中国决定是否加入俱乐部的顾虑因素。”冯维江也认为,该组织主要是以西方国家为一方,与发展中国家商讨债务重组、减免等事项,中国加入其中与中国自身强调的发展中大国的定位存在潜在冲突,其他发展中债务国可能觉得中国和西方国家站到一起对付发展中国家。政治定位因素之外,加入巴黎俱乐部可能会影响到中国之后相关政策和决策的自由度。巴黎俱乐部虽没有任何成文的规定,但是强调只同那些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签署了有关经济调整方面的协议的债务国进行谈判。冯维江表示,IMF的经济调整主张主要是按照”新自由主义”的药方开出来的,其适用性已经面临较大的挑战。冯维江说:”中国加入后按此原则行事,对外经济政策的创新空间可能受到约束。”另据冯维江介绍,巴黎俱乐部强调集体行动,而美国在巴黎俱乐部的影响力非常大,中国如果加入,未来可能不得不牺牲决策自由度并一起承担相关成本。中国是否应该加入巴黎俱乐部?就中国应不应该加入俱乐部,王金波持较为积极的态度。他指出,中国加入巴黎俱乐部是大势所趋,利大于弊,战略利益大于经济利益,加入只是时机问题。王金波认为,中国在短期内可能还无法从根部上改变现行由美国主导的以IMF、世行为主体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但可以通过上述平台包括巴黎俱乐部参与和改善现行体系,扩大自身在全球治理中的制度性话语权,由全球治理的参与者变为推动者。而冯维江、唐晓阳的态度则相对保守。冯维江认为,中国当前没有必要正式加入,但是可以增加与巴黎俱乐部的合作和联系,例如有选择的参加一些活动,通过一些机制相互通报有关信息,鼓励或支持亚投行派观察员参加会议。唐晓阳也指出,当前巴黎俱乐部的条件性和中国的政治方针还并不是无缝衔接,现在不急于加入俱乐部。一直以来,中国都是作为参与者和巴黎俱乐部保持沟通,这种现状可以保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对此做了积极回应:“我们回答过类似的问题。中国开展对外经济合作和援助,从来没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最关键的是,我们从来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相信时间会给出最公正的裁决,让野心国的阴谋论不攻自破。而现在,西方国家一改之前的硬性政策,开始了新一轮对中国的软禁。前日,名为“富人俱乐部”的最大成员国美国又派出财长努姆钦以及IMF和世界银行等联合多国敦促中方加入巴黎俱乐部,向中国抛出了橄榄枝。

图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