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百年一遇的黄金流,意味着百年一遇的大变局!各国央行在恐慌,纸币要贬值?

近期,中美贸易摩擦不仅牵动着全球资本市场的走向,更受到各方的重点关注。全球资本市场开启了宽幅震荡模式,由于涉及美国核心利益,根据上世纪美国与日本贸易摩擦的频率来看,未来一段时间中美贸易摩擦将不断,并会对中美经济和世界经济走向造成较大影响。全球贸易规则不管是关贸总协定还是WTO都是在美国主导下建立的,这意味着这套规则一定是为美国利益最大化而生,当美国利益受损时对顺差国设置贸易壁垒的做法也就不难理解了。在WTO的前身“关贸总协定”签订前的1944年,各方在谈判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时,经济学家凯恩斯曾提出建立一套全球贸易收支平衡以及世界货币体系,后人称之为“凯恩斯计划”。该计划主张建立多边清算体系,提出解决国际收支失衡问题的基本原则,顺差国将盈余存入账户,逆差国可按规定份额申请透支或提存,即逆差国和顺差国应承担同等和对称的调整责任。当时二战刚刚结束,英国经济军事实力有所衰退,美国则经济实力和制造业水平都蒸蒸日上,且美国是贸易顺差国,因而美国主张国际收支不平衡应主要由逆差国承担调整责任,并主导了“怀特计划”,成立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关贸总协定。当然,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贸易具有较强的单边主义色彩,因而产生问题也不可避免。70年后,美国逐渐由顺差国变为逆差国、美元由强转弱最终导致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不仅缓解了美国黄金兑付压力,更把美元变成了信用货币,只要印美元就可以从全球源源不断获得商品;上世纪80年代日本靠对美贸易顺差扩大导致美国对其多个行业采取贸易壁垒措施,后来广场协议的签署让日元大幅升值,日本为刺激国内经济大松银根制造了巨大的资产泡沫,最终导致日本经济泡沫破灭;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美国互联网等新经济快速发展,诞生了谷歌、亚马逊等一系列创新企业引领时代;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美国成功实现了去杠杆,而全球其他国家则加杠杆。基本每次的结局都是朝着美国利益最大化发展的,因而美国对此乐此不疲。中国加入WTO后外向型经济得到了快速的发展,综合国力大幅提高,而美国却在贸易逆差国上越走越远,金融危机前的2007年经常项目逆差已超7000亿美元,金融危机后随着美国经济的复苏经常项目逆差随之扩大。不仅如此,其经济结构也出现了问题,美国自身储蓄率不断降低,净储蓄占国民总收入比重近10年平均维持在3%以内,美国产业结构呈现出哑铃型,即高附加值的尖端制造业、科创企业、以房地产为代表的服务业以及现代化农业发展良好,但机械制造、家电、纺织等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却严重依赖外部,同时由于贸易逆差导致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国将手中持有的美元投资美债,美国的对外负债逐年增加,按巴菲特的计算,如果贸易逆差持续延续,未来十年内外国人持有美国资产数目将增到11万亿美元,以5%的投资报酬率计算,美国年均须向国外额外支付5500亿美元的劳务与货品。解决之道要么是美元大幅贬值,要么是构筑贸易壁垒的高墙,而美元贬值对以美元为主的全球支付体系十分不利,会影响美国全球影响力,所以构筑高贸易壁垒就成了必选项,这点其实在里根时期已经有所实行,所以特朗普如今战术并不新鲜。一方面在国内加大基建投资刺激国内需求,又不想这部分利益再被外国人转走,于是就通过减税政策促使海外制造业回迁美国,通过加息和税改吸引海外资本回流美国,通过提高关税达到抑制海外产品在美国竞争、保护国内产业的目的。也就是说,虽然此次贸易战可能以谈判手段最终解决,但未来一段时间内中美贸易摩擦仍不会减少,美国会选择一些中等附加值又占美国逆差水平比较高的机电音响等行业持续制造贸易事端,而不会选择纺织、玩具等对美国通胀影响较大的行业。对我国而言,短期贸易摩擦来临时,可采取一些必要反制措施,如针对美国对我国出口量和影响美国就业较大的产品如杂粮、种子、汽车等征收关税。一旦这些行业的失业率上升必然会对美国政府产生压力,最终让双方回到谈判桌前和平解决。长期而言,提升自身经济抗风险能力、促进自身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打铁还需自身硬”才是重中之重。我国具有其他依靠外需拉动经济起飞国家所不具备的庞大内需市场,逐步做大、做深、做厚内需市场是有效应对贸易战的根本途径,也是避免像日本经济一样因贸易战和本币升值导致经济长期萎靡。因而,保持2017年去杠杆力度,有效控制债务规模特别是过快增长的居民债务、抑制金融过度创新、严控房价上涨带来的地租成本大幅上升、给实体经济持续减负、扶持芯片等高精尖行业发展逐步增加这类商品的国产化率是未来一段时期必须坚持的,只有如此才能降低束缚实体经济的高地租、高利息和高人力成本,才能逐个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才能逐步释放出国内的消费潜能,才能避免持续的外部贸易冲击。

图片 1

有谣言说,中美贸易协商结果很可能是压缩20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对于今天这种结局,世界很多国家的央行其实早已经心知肚明。

经济学上一个经典的结论是,一国对另一国长期保持大额的贸易顺差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这会造成以下结果:

第一,当一国逆差不断扩大的时候,就会形成贸易项下巨额的资本外流,最终让本币崩溃,虽然美元是今天的世界储备货币,也无法长期承受这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