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总理默克尔以她的低调、朴素、谦和、平易近人等品格给国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她以实际行动为中国人上了一堂活生生的政治课,比其他外国政要在北大、清华的演讲,更具震撼力和教育意义!

德国女总理默克尔一直给人俭朴低调的印象,她在28日访问南京时选择的“低标准”酒店房间,再次加深了我的这一印象。据8月29日《扬子晚报》的报道,虽然是政府首脑,默克尔总理却没有入住索菲特银河大酒店顶层400多平方米、可以看到南京全景的总统套房,而是与商务客人一样住进了面积70多平方米的普通套房。普通套房一晚连服务费不到1800元,只有总统套房的1/20。
默克尔不住总统套房着实让人有点想不通——顾名思义,总统套房由政府首脑入住当然是最合适的,堂堂德国的总理,难道还会在乎这区区几万块钱?房间当然是越贵越舒适越好。但从新闻中我们知道,德国方面预订酒店的人员在看了普通套房后,连声说“条件已经足够好了”,而默克尔自身对入住普通套房也没什么异议。看来,默克尔总理出访入住普通房间已经是一个不言自明的习惯了。
默克尔仅仅入住普通套房让酒店的工作人员大感意外,他们当然会觉得意外,因为我们平常看到的,是国内一些普通官员出差往往也要入住豪华套房乃至总统套房“享受”一把,默克尔的俭朴与我们一些官员的奢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为什么默克尔身为总理却如此俭朴?为什么我们一些普通官员竟能如此奢侈?
谁都知道总统套房比普通套房舒适得多,默克尔当然也很清楚。但她并没有大手一挥选择总统套房,为什么?并不是默克尔不懂得享受,也不是德国政府出不起这区区几万块钱的房费,而是默克尔及其身边的工作人员清楚地知道,他们用的是纳税人的钱,不能也不敢铺张浪费。在德国,对公务消费奉行“零容忍原则”,也即任何铺张浪费都是不可容忍的,都可视为腐败。德国政府官员的公务消费有着严格的限制和监督,总理自然也不例外,对他们来说,用纳税人的钱大肆铺张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比如说,德国很多地方的政府大楼都显得破旧不起眼,因为他们不能随心所欲地用纳税人的钱盖豪华办公楼。再比如说,德国官员的公务消费都有严格限制,其消费清单也是公开的资料,公众随时可以查询得到。如果有官员大肆挥霍公款了,那他面临的将不仅仅是舆论的质疑,还很可能因此丢掉乌纱帽甚至锒铛入狱。因此可以说,是严密的监督制度让他们不敢用纳税人的钱来贪图享受。
反观国内,虽然国家三令五申要求制止公款消费中的大肆铺张现象,但却都收效甚微。究其原因,公务消费不透明、制约机制不够完善严厉是根本原因。“公家的钱,只要不装在自己的口袋里,再怎么花也不要紧”,在潜规则之下,不少官员敢于入住总统套房、打着各种名号公款旅游、超标配备豪华公车……
针对前段时间安徽省检察院副检察长因为违规出游丢乌纱一事,著名法学家陈兴良和田文昌认为,公款旅游不适合以贪污罪论处,只能算是违纪。如果按这么宽松的尺度来约束公款消费,我相信德国的官员们也不会如此“吝啬”地对待自己,政府大楼也不会显得如此“寒酸”,但德国奉行的对公款消费“零容忍原则”,让他们不得不“吝啬”地对待自己,不得不规规矩矩地使用纳税人的钱。

图片 1

上一次默克尔访华,抵达南京后,获安排入住市内“索菲特银河大酒店”顶楼的四百多平方米、可以看到南京全景的总统套房。但默克尔认为这个安排过于奢华,坚持要入住七十多平方米的普通商务客房,房价一千八百元,只是总统套房的二十份之一。这种平实、朴素的作风,令国人耳目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