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好朋友冬哥要过27岁生日了。他人称京城Party小王子,从高中就叱咤那时北京最火的夜店Mix,这些年带着我们,从黑方配红茶喝到山崎21年on
the rock。

年轻人赚点钱,也不容易,但赚的钱却花到了不知名堂的地方。对自己父母你花过多少钱?
现在有些人对狗的态度比对人要好。

往年,冬哥的生日Party都提前仨月通知我们,今年却迟迟没信儿,我发去一个小表情,试探他是不是忘记请我。没想到,丫说根本没准备过。

俺们小区有个人,养了一条狗,叫什么
罗威纳犬,一条狗就是10好几万,他主人每天出去溜他的时候,在小超市买5元一根的火腿肠阿。晓锦源平时吃方便面,2元一根的火腿肠都舍不得买一根。他居然把5块钱的火腿肠给狗吃了。啪,扔远处个绳子,嗖,狗跑过去把绳子给捡回来,就奖给狗一根火腿肠。你这也太浪费了吧,
晓锦源走过去跟他说:“唉,伙计,你这,你把绳子扔出去,我给你捡吧。”
他说:“不行,不用你捡,跟你玩没意思,跟狗玩有意思”。
跟我玩没意思,哼,结果他把火腿肠一扔,晓锦源跑的比狗还快。

就是觉得“没意思”,老王子说,“不只是夜店,整个生活都没意思。”

现在的人把钱都花在宠物、花草身上。给自己花钱也很舍得,特别一些女孩。经常在夜店门口看到一些女孩,这么冷的天,女孩穿着超短裙,上面穿着小皮夹克,到胸部以下,露着半截身子,上面挂着各种各样的铁链子,你就纳闷,你挂那么多铁链子干嘛?你不怕掉水里,浮不上来?就这一套衣服上万啊,大冷的天,站在路边,在哪抽着烟,我不用问,我就知道冻得够呛,就听见,铁链子哗啦啦的响,你就不觉得冷吗?

跟冬哥多聊了几句,我才明白,他是得上了最近疫情严峻的“27岁焦虑症”。

有些女孩还喜欢穿网袜,我朋友的女朋友,身高1.4米,体重160斤,好家伙,喜欢穿网袜啊,这穿上去就跟榴莲差不多,孔里的肉都挤成肉柱了,你都看不见袜子。老远一看,就跟那个菠萝一样。就是那种感觉,就是这条网袜还是外国进口的,一条网袜好几千元。你说,你都这体型了,你穿腿上不是浪费吗?

几个月前,韩国男团SHINee的主唱金钟铉自杀,27岁。欧美乐坛有一个有名的“27岁俱乐部”,成员是27岁就结束了生命的音乐人:有的是酗酒,有人用安眠药,还有人用猎枪。

还有一些男孩,喜欢交一些狐朋狗友,说什么朋友多了路还走,还说什么大哥罩着好办事,经常到夜店到酒吧里面喝酒。你天天请朋友去夜店,为啥不请你爸去夜店?大人不去夜店,不是他们花不起这个钱,是他们心疼这个钱,像我的父亲,从来不去奢侈的场所。我爸说,你们总觉得,现在的东西可以随便浪费,我告诉你,你们现在的东西,都是我们年轻的时候,一点一米的赞起来的。

今年,第一批90后刚过了27岁。我们的27岁焦虑症,格外难熬。

在夜店里面,一扎啤酒580元,跟拳头大小的瓶子,够几个人喝?一人一扎,根本不够。你一个人到小饭馆去喝580元的啤酒,够你喝好几天的。1箱12瓶,也就58块钱,10箱,120瓶,能喝死你。你这么有钱,不能到路边摊去喝吗?
腰粗的大瓶子,5块钱一瓶,你掏出580元,到路边摊,往桌上一拍,老板来580的啤酒。老板一定的吓死,这是来自杀的吧?

正规赌博,初期症状:

这些钱,你舍得给父母花吗?你把这些钱,给妈妈买个保暖内衣,妈妈能感动的哭,给爸爸买瓶100元的酒,爸爸能乐上一周。你再酒吧里,听着别人唱着歌,这些狐朋狗友搂着肩膀,说,“兄弟,哥说话好不好使”?你说,:‘哥,好使,“好使去吧单埋了”。这不是朋友,是坑你的。不信,你出事试试,那些狐朋狗友谁肯伸手帮你,帮你的只有你爸妈。

27岁焦虑症的最大症状就是:一觉醒来,忽然觉得什么都没意思了。

你说说,现在的年轻人,傻不傻?

冬哥说:王者荣耀没意思,抖音没意思,连抖音上的小姐姐都没意思。

他进一步解释:这就好比你们女生突然觉得,这个包包挺好看,但我居然没有买的欲望;那个口红出了新色号,但我已经有了很像的一只。27年来,你第一次发现,原来,口红们都“很像”,这种感觉是很绝望的。

27岁的人还觉得,自己也变得没意思了。曾经说过的豪言壮语,突然就不信了。

曾经你说:钱,不是攒出来的,是挣出来的!

曾经你劝那个很抠的朋友说:你再省那几块钱,也不会变得有钱的。花!

两年前的你,说剁手一件加拿大鹅,就剁了;一年前的你,说买双椰子,就买了。

27岁的你,挤在早高峰的地铁上,突然醒悟:钱,还是要存的,毕竟可能挣不出来了。

27岁以前,女孩说,老娘不愁嫁,一辈子都会有人爱。

27岁后,女孩看着旁边吃着泡面的99年实习生,觉得自己可能是真的嫁不出去了。

27岁以前,男孩说,怕什么,越老越有魅力。

27岁后,男孩才发现,“老”并不是必要条件,与老相关的“有车有房有地位”才是。而自己,可能只是单纯地老成了老狗逼。

20岁的小奶狗会哄漂亮姐姐开心,40岁的老男人会让姑娘有崇拜感。27岁,真的很尴尬。

正规赌博 1

中期症状:

你改口说“I need to change!”

“没意思”了一阵,你决定“来点儿改变吧”。

想买个房,发现只能买得起老家的。

要不买个车,上外牌也行啊。可是看得上的买不起,买得起的看不上。

最后,买了个包。用来装你的悲伤。

换个工作吧。面试时HR问你有哪些技能,你说不出来。你发现,你的职业优势全和前公司紧密相连:你熟知的仅仅是,公司钉钉打卡的最远距离和从那里到公司的精准时间。

那就先裸辞吧。没想到,待业的人找工作,薪酬会一落千丈。

有的人幸运一点,在27岁升了个职。虽然工资没涨,但起码名片好看了。

这一年,你带着一个小团队,临摹着老板给你画的假饼,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在你的手下识破你的谎言时,你继续给他们做着爱的教育:你们是还小,等到27岁的时候,你们就会看破不说破了。

结果,你看着人家过着成功人士的生活,有房有狗有孩子。你呢,表面上光鲜,背地里连猫都不敢养。

不过别担心,其实那些27岁就有了孩子有了狗的“成功人士”也很虚无。

一次我去成功人士家做客,刚到楼下就被一幕凄凉触动。院子里,他家女儿追着邻居家的金毛,他家的吉娃娃追着他的女儿,他,27岁的成功人士,追着他家的吉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