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新质疑

经过大半年的封闭训练,连碎步还走得不地道,这不得不让人为年轻演员的表现捏了一把汗,李少红也有些无奈地告诉记者:很辛苦,不

新《红楼梦》的造型公布后,就引发了轰轰烈烈的大批判,这也让李少红一度很愤懑,一再表示真实场景下这样的妆容不会突兀。在现场,记者终于见到了以额妆出现的王夫人归亚蕾和宝钗白冰。

只是现场被剧组小心呵护的高价道具,使得李少红感到沉重的资金压力;那些年轻演员的表演也让李少红头痛,她感叹道:他们的戏,真是拍出来的!

随便一个玉器就价值上百万,看似不起眼的小摆件却是价值上万的古董,8米长的床榻全手工雕制,这般奢华的房间全由真材实料打造。前日,记者探班正在热拍的《红楼梦》(旧版
新版)剧组,目睹了豪华气派的贾母豪宅,在李少红精心营造的一派亦真亦幻的红楼梦境中,曾经饱受争议的人物造型也变成真实的王夫人、宝钗们一一登场。

[page_break]

李少红:像拍电影大片

王夫人归亚蕾的表演功底深厚。

小宝玉为何梳古力特小辫?是根据原著描述设计的

看着一屋子的珠光宝气,记者不免感叹剧组对外宣称的每集90万投资的确来头不小。李少红向记者透露说:90万元只是个保守估计,最后大家看到的电视剧,将远远超过这个数目。而这些高价道具似乎也验证了剧组屡次传出资金短缺的消息。对此,李少红并不否认:我们的确还在找投资,拉赞助,希望有更多的社会资金能融进来,这个项目的确太庞大了。

昂贵摆件:在贾母的豪华卧榻上,摆设有一对价值上百万的古董插屏。而在客房里随便摆放的几个玉雕小摆件,也都价值十多万,全是收藏家借给我们拍摄,或者从古董公司租借的。

新《红楼》拍摄现场

揭秘新《红楼》 看贾府到底有多豪 azuo 2008-08-18 11:10:21来源:

开拍近三月之后,新版《红楼梦》(旧版
新版)昨日下午邀请媒体前去片场探班。在现场,让人感叹的是,被网友称为雷人的服饰造型,终于应了叶锦添的承诺,在置景的搭配下显得恰如其分。昨天拍的是一场丧戏,演员们的服装并没有出现艳丽的色彩,但华丽程度却显而易见。与之前公布的定妆照不同,王夫人归亚蕾的头上并没有顶一朵硕大的红花,但广受争议的额妆造型没有改变;宝钗白冰的衣服是一套白色的长袍,与定妆照中的造型如出一辙,当她坐在一个雕花凳上休息时,有记者感叹演员们的造型看上去一点也不雷人。

[场景揭秘]

据李少红介绍,剧组的大部分开销都花在场景、道具与服装上面。单就房间里的几样玉器而言,价值都在10万元以上,拐角处最便宜的插瓶,少说也是上千元。不过据记者了解,这些昂贵的道具并非剧组花钱购买,而是通过租用的方式在使用,据称租金的价格也不是个小数目。让记者不解的是,把这些无价之宝用在一部电视剧里做道具,究竟意义何在,为什么不能用普通道具替代?李少红认为,普通道具禁不起特写考验。

额妆:梳这种头很容易

疑问二:剧组过度花销?

服装:精致,穿起来费劲

疑问一:道具价值几多?

走进这座神秘的贾府里,记者终于见识到了传说中的种种奢靡场面,王夫人们亲身展示了饱受争议的人物造型,李少红也为记者亲自指点了种种价值不菲的贾府镇家之宝。

憾:

在问到现在的制作费用是否还够用时,李少红也不得不感叹其实自己是在用拍电影的制作方式来拍摄这部电视剧,所以她才敢租用拍摄电影大片的影棚,也敢动辄用几百万的灯光来拍一场戏,更敢用几百万的真古董来做道具。她无不感慨地说,要不是《红楼梦》,就这个预算,抛开如此精良的制作成本,还要请李少红来拍,可能么?。

昨天探班的戏份中只有宝钗的扮演者白冰与归亚蕾两人出镜,但仍旧有几个小演员在片场等候。李少红说起这群孩子,俨然一副家长模样:在现场,我就是个当妈的,既要调动小演员们的积极性,让他们彻底的解放天性,又要防止像小宝玉于晓彤这样的孩子过度活泼,一天下来,我脑子里充满了十几个孩子闹腾声。在拍摄的过程中,记者看到一条王夫人领着薛宝钗进门的过场戏,竟然被导演叫停三次都是因为白冰的碎步迈得太现代,李少红只好停下机器,让副导演上前给白冰说戏。

贾母的卧室最气派

直击新《红楼》拍摄现场 年轻演员基本功很薄弱 azuo 2008-08-18
14:24:22来源:

[造型揭秘]

年轻演员基本功很薄弱

女主角饰品是批发来的便宜货?全是真金白银!

昨日记者探班的片场,并非之前向媒体曝光过的怡红院,而是在北影厂内搭建的贾母后院。进入拍摄现场,给记者第一感觉,却是火一般的灼热头上密密麻麻悬挂着多组摄影灯。据摄影指导曾念平介绍,这些灯可以制造出四季的不同光景度。当时剧组正在拍摄贾母去世,王夫人带着薛宝钗前来探望的一场戏。踏入贾母的房间,记者顿时被里面精致的道具所吸引,玉壶、插瓶、玉雕等,每件物器从光泽度来说,都显得格外耀眼。正当记者要拿起桌上的玉壶一探究竟,立即遭到现场工作人员的阻拦。随后,导演李少红出面提醒大家:这些东西都是真东西,并且价值不菲。前来上工的王夫人归亚蕾告诉记者:我拍戏的时候都是小心再小心,都是文物古董啊,这是我见过最好最贵的置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