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摄影没了门槛,人人都可以拍,如何展示老百姓的作品,反映这些年我们国家和人民生活的变化,一直是我退休后不断思考和付诸行动的事情。”

本报讯(实习记者
徐颢哲)昨天下午,世纪坛二层北门厅正中央,一台大约半米见方的老古董吸引了不少参观者,他们纷纷拿起手机,为这个陌生的物件拍照。正在这里举行的“北京国际摄影周2014”,开辟了“摄影技术体验坊”活动,吸引大家注意的这个玩意儿,竟然是一台有着百年历史的老相机。160年前的“湿版火棉胶摄影法”,就这样和时尚的可拍照手机撞在了一起。

作为北京国际摄影周2019“云影像”大众手机摄影活动暨“我和我的祖国”手机摄影大展的策展人,今年70岁的中国通信摄影协会副主席朱新生为此花费了很多心血。“这次展览,‘我和我的祖国’一共征集了47000张照片,‘国庆一日’征集了近万张照片,远超我的预想。”在朱新生看来,这一幅幅鲜活生动的手机影像,不仅是新时代发展的见证,更重要的是它们能发挥“培根铸魂”的功用。

所谓“湿版火棉胶摄影法”,需要在干净的玻璃上涂满布火棉胶为主材的溶剂,装入相机曝光,经过显影、定影,最后得到一张玻璃底片。展示现场,摄影师刘刚正在为参观者拍照,他时而走近被拍摄者面前测光,时而又调整老相机的镜头,按下快门,又转身走进暗房冲洗,大约10分钟后,一张黑白照片终于诞生。

“共和国同龄人”记录新时代

“火棉胶调制后需立即使用,干了就不能感光,所以对温度和湿度要求都很高。”刘刚说,昨天的北京天气晴朗,正符合拍摄条件。有参观者发现,由于药液调制的比例不同,每张用“湿版火棉胶摄影法”拍摄的照片都是独一无二的,而这种摄影法拍出的照片,带有浓郁的复古风情,让崇尚怀旧范儿的文艺青年们欣喜不已。

在中华世纪坛二层的作品展厅内,《与国同庆》、《我们和祖国同龄》、《“共和国同龄人”:用有温度的手机镜头“培根铸魂”励志》……鲜艳的红色背景板上,一幅幅主题各异的摄影作品一字排开。令人眼前一亮的是,每一幅摄影作品下方都配有作者的两张照片:左边的青年黑白照英姿勃发,右边的银发彩色照精神矍铄。“我策划这一展览时,特意选择了‘共和国同龄人’这一专栏,选出了32位与共和国同龄老人的手机摄影作品。每个人安排两张照片,就是想突出这种岁月如梭的年代感,让观众更直观地感受到时代的变迁。”朱新生说。

虽然古董老相机很受欢迎,可在摄影周活动现场,人手一部的小手机才是真正的拍照利器。位于世纪坛地下一层的“图书角”,设置了一个老照片摄影区:参观者们身处民国风格的“老房子”里,用手机拍下自己的形象,然后用专门的“微信打印机”打印出照片。像这样拍出的“民国老照片”虽然不够地道,但确实更加方便快捷。

专栏中有一张“60,我们与新中国同岁”的照片十分引人注目。“那是10年前的9月26日拍的照片,那时我们在北京找到了9名共和国同龄人,举办了摄影展并在天安门留影。”朱新生说,10年后,他们的队伍已经扩展到30多个人。“今年我们又来到了天安门广场,特意佩戴上红领巾,挥舞着国旗,共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

为了让更多的影友学会用手中的相机拍摄精美的作品,摄影周组委会还安排了“发现手机摄影之美”专题讲座,中国通信摄影协会副主席朱新生、自由摄影师隋晓龙等嘉宾在现场与观众分享手机拍摄的经验。在朱新生看来,随着手机相机成像质量的不断提高,加上手机携带的便捷性,手机摄影登上大雅之堂并不是天方夜谭。另外,此次摄影周还特别举办了“云影像”大众手机摄影展,让更多普通人拍摄的手机照片也能走进大展厅。

“这次被选中的32个共和国同龄人,背后都有很多故事。比如《励志》的作者吴玲玲,退休后成了首都博物馆的志愿者讲解员,十几年如一日地讲解‘老北京’;《老鹰捉小鸡》的作者孙东红,她的父亲孙继先将军曾率17名勇士强渡大渡河,还是新中国首个导弹基地司令;《新疆安集海大峡谷》的作者李萍出生在当年察哈尔省的一个革命家庭,曾取名叫吕新生,因为父亲参加革命取了吕姓做化名。”朱新生一一指过展板上的照片,无限感慨:“这些作者来自各行各业,大家因为爱好摄影聚在了一起,共同浓缩出一个时代的记忆。”

摄影遇见公益帮孩子找回自信

手机摄影虽然便利,但如何让更多的人接触到摄影并不断提高水平?这一问题一直萦绕在朱新生的心头。“我们通信摄影协会为此专门进行了探讨,决定用文化扶贫的方式,把手机摄影的推广和提高与公益活动相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