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5号,根据内部员工举报线索,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组织对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开展突击飞行检查,发现该企业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严重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行为。

2、没收违法所得85.9万元。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已要求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收回该企业《药品GMP证书》,责令停止狂犬疫苗生产,全面排查风险隐患,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调查组已进驻该企业,国家药监局派出专项调查组赴吉林督办调查工作,本次飞行调查所有涉事批次产品尚未出厂和上市销售,此批全部产品已经得到有效控制。

图片 1

图片 2

这并非长春长生首次登上质检部门“黑榜”。

图片 3

7月16日早间,长生生物发布公告称,长春长生对有效期内所有批次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全部实施召回。在公告中,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称“本次飞行检查所有涉事批次产品尚未出厂和上市销售,全部产品已得到有效控制。”

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青萍摇曳下长春长生生物公司更多劣迹被扒了出来,最终汇聚成了巨大的舆论风暴。国家药监局曾于
2017 年 11 月 3
日公布,长生生物的一批百白破疫苗—一种用来预防百日咳、白喉、破伤风三种比较危重疾病的疫苗,在一次抽检中效价指标不合格。

长生生物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53亿元,同比增长52.60%;实现净利润5.66亿元,同比增长33.28%。作为长生生物的全资子公司,长春长生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5.39亿元,实现净利润5.87亿元。从数据上看,长春长生去年营收与其母公司长生生物几乎持平,而去年的净利润更是超过了长生生物。

图片 4

图片 5

1、没收库存的“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批号:201605014-01)186支;

图片 6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已要求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收回该企业《药品GMP证书》(证书编号:JL20180024),责令停止狂犬疫苗的生产,责成企业严格落实主体责任,全面排查风险隐患,主动采取控制措施,确保公众用药安全。

赵春志表示,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销售收入约占长春长生总收入的一半左右。这也就意味着,长春长生本次《药品GMP证书》被收回,失去药品的生产资格,不仅对自身发展造成重创,对母公司长生生物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图片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