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海角七号》了没?票房破亿的《海角七号》,成为近年最卖座国片,从不看国片的观众也走进戏院看国片,堪称国片传奇;导演魏德圣坚持理想、背债拍片的故事,本身也充满传奇性,成为台湾影坛《活教材》。

从古至今,没有一场战争是不残忍的,就连动物间的弱肉强食,也都充满了暴力残忍的事实。

尽管没有名导招牌和明星卡司,《海角七号》以感人故事满足各种挑剔的影迷。以往只有好莱坞电影动辄破亿,《海角七号》八月二二日上映以来不断创造纪录,不但睥睨群片冲上台北市周票房冠军,成为近年第一部纯本土投资电影荣登周票房冠军宝座,最近还冲破亿元大关,成为国片票房的一句惊叹号!

我曾见过南京大屠杀时的照片,日军用军刀砍下了几千具人头,甚至还有日本将军彼此比赛看谁的军刀砍的头多,无数头身分离的残忍照片诉说着日军大屠杀的史实不容抹灭,照片只是把那时的历史纪录下来,难道因为日本那时文明比较进步就觉得砍人头没什么,而面对赛德克族用大刀砍下日本军人的脑袋就是一种野蛮的残忍?

今年四岁的魏德圣,远东工专电机科毕业,曾任电视编导,也当过国片《麻将》副导演、《双瞳》策划,2003年发表斥资新台币两百多万元、雾社事件为背景的电影预告片《赛德克巴莱》,因预算高达两亿元,加上国片被看衰,筹资处处碰壁。

「好的导演也必须是一个好的观众。」当一个导演懂得用观众的角度来拍片时,每个画面所呈现出来的,不再是空洞的导演电影语言,而是可以和观众直接沟通交流的心灵震撼,赛德克‧巴莱的影像语言就是这么直穿入脑的刺激着观众的神经,杀戮不再只是为了单纯的仇恨,而是一种人性尊严的解放与心灵的回归。

除了把国片失去的影迷重新找回来,《海角七号》也是《奖》声不断,继在台北电影节获得首奖后,日前更拿下东京海洋电影节首奖,近期并将参加釜山影展、夏威夷影展和香港亚洲电影节。

记得当年看《抢救雷恩大兵》时,很少有人不被开场的诺曼地抢滩登陆战给震撼到,那种如临战争现场的枪林弹雨声自四面八方呼啸而来,画面上尽是肢体残缺、血肉模糊的惊骇景象,当炸弹轰响炸到人身时,就见瞬间人的身体肢离破碎,肚破肠流,血腥程度让人吓的目瞪口呆,但这就是最忠实呈现战争现场的血淋淋残酷写照。

这段期间,魏德圣曾发表自传《小导演失业日记–黄金鱼将撒母耳》,纪录当时生活的困顿和无奈,这段日子也是他最不想要《再来一次》的日子。

很多人看这部片时往往忽略了史实中的时空背景,总是用现代的眼光来看待与评论那个时空背景下的人物,因而不免觉得电影中太多的割人头画面过于残忍,就算是为了还原雾社事件史实,也似乎不必这么大剌剌的将猎杀人头血淋淋画面一再重覆出现。如果你也这么认为,代表的是你始终站在一个自诩为文明的角度来看待其他民族,而不是站在那个时空背景下的赛德克族,原本就视出草猎杀敌人人头来成为真正赛德克‧巴莱勇士的象征。

后来魏德圣因一则新闻产生灵感,发展成《海角七号》故事,坚持品质的他,通过业者投资和信贷,筹到五千万元拍《海角七号》。

曾经在教派的书本上看过:「一杯水里存有亿千微生物生命,所以喝水前要先念大悲咒来帮他们超渡。」我看了哈哈大笑,直骂:「真是有够虚伪的恶心!」先念大悲咒超渡,
然后再把它喝下去。那跟杀你前,先叫道士来你面前诵个经,然后再光明正大把你的头给砍下来有何不同,难道这样就不叫杀人了么?
」我们可以斥责战争所带来的血淋淋教训,却不能伪善的批判某些民族旧有的文化,毕竟身为现代文明的我们其实也好不到那里去。

故事以两个时空呼应,描述台湾光复日籍男老师回国后,把对恋人的思念写成一封封寄不出的信;六多年后,日本歌手到恒春办演唱会,失意乐团主唱、老投递员、修车行黑手、唱诗班伴奏小学生、小米酒推销员以及路警父子组成暖场乐团,发生许多笑中带泪的故事。

魏德圣并非科班出身的专业电影人,但也幸得如此,台湾电影界的传统陋习并未影响到他。那种始终站在唯我独尊高度来创新拍片风格的艺术派导演们,用着自认独特的特殊镜头语言表现方式,叙说着一段又一段艰涩难懂、沉闷枯燥的电影人生故事,似乎电影如果不这么拍,就是落了俗套,就是一种身为导演的罪过。

海角七号 魏德圣让看国片成全民运动 azuo 2008-09-22 09:11:09来源:

本片音效与配乐十分成功,烘托出一股史诗般的磅礡气势,尤其音效处理十分到位,务求真实而不浮夸,无论是森林中箭矢自远而近的激射,亦或是早期原民猎枪特殊的枪响与子弹划破空际的咻咻声响,搭配上适度的原民音乐交杂其中,更加衬托出人性面对仇恨下的紧绷与剧情张力,也让莫那鲁道的眼神震慑力更加气势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