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本可以称中国元首“主席”或“先生”,但普京却偏偏称谓了“达瓦里希”。

  英国《金融时报》在6月20日发表了题为《普京为何支持巴沙尔?》的文章,文章主要内容如下:

图片 1

  一年前,是否使用“代理人战争”来描述俄罗斯看待叙利亚内战的态度,我会三思而行。这场冲突中,谁支持谁,动机如何,似乎过于复杂。如今事情更加错综纠缠:真主党已直接参与进来。但我现在可以更加确定地说,叙利亚的冲突就是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代理人战争。

只有俄罗斯有这个资本,因为他们曾创造过辉煌的苏联;也只有普京有这个资格,因为他是从苏联的辉煌里走过来。

  弗拉基米尔•普京为何选择支持巴沙尔•阿萨德政权是有诸多理性的地缘政治原因的。毕竟,俄罗斯一直在与叙利亚做生意。此外,由于俄罗斯国内存在伊斯兰恐怖主义问题,普京或许更愿意让我们熟知的世俗魔鬼执掌大马士革,而不是让我们一无所知的圣战分子掌权。普京或许还想向国内年轻的异见人士表明,在突尼斯、埃及和利比亚之后,齐心协力的反对不一定像看起来那样必然获得成功。

在整个授勋仪式上,很多俄罗斯人的表情是那样的庄严神圣,似乎从他们的表情里看到了昔日苏联的某种影子。

  但我们不能忽视俄罗斯参与叙利亚冲突的情感因素。普京把俄罗斯的武器交到西方的敌对者手中,由此拨动了俄罗斯人的心弦。俄罗斯在历史和当今世界中的地位,一直是俄罗斯人的共同梦想。

图片 2

  在苏联时期,苏联人打着列宁主义的旗号,不遗余力地大肆宣扬,扩大影响。背后的动机并非狂热的意识形态,而是苏联人的民族自豪感。苏联人常用的一句祝酒词一语道破苏联大众对外部政治的态度:“让他们畏惧我们!”

  他们确实畏惧苏联——直到冷战结束。如今,俄罗斯正在恢复昔日的某些辉煌,而有些人就是用世人畏惧俄罗斯的程度来衡量此举是否成功。在思考普京派兵袭击车臣和格鲁吉亚时,请谨记这一点。但恢复俄罗斯昔日地缘政治力量的努力远未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