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亚蕾遇到激情戏就说“不” azuo 2008-09-25 14:26:15来源:

无论是在《大明宫词》中威仪雍容的武则天,还是《橘子红了》里压抑端庄的大太太,抑或是《汉武大帝》中目盲心明的窦太后,归亚蕾都是以一副温婉从容暗含一股韧劲的形象出现,没有张牙舞爪的粉饰,却能够给那些迟暮的美人以四两拨千斤的力量感。

64岁的归亚蕾,至今已经从影超过40年。归亚蕾是那种极少数,无需特别出众的相貌就足以获得成功的女演员;她是从不依靠身体或者卖弄性感就获得全面肯定的女演员;她不仅是最早走入中国内地发展的台湾演员之一,也是他们中最成功的一个。作为琼瑶电影的第一代女演员,她也见证了琼瑶电影的发展历程。归亚蕾回忆台湾电影的辉煌与落寞,做出了自己的解读,或许只有智慧如她者,才能做出这样令人信服的判定。

图片 1

在1969年的白景瑞导演的《家在台北》中,归亚蕾饰演一位负心汉的妻子,温柔敦厚、极具传统美德的妻子,在归亚蕾的诠释下自然动人,其形象深深印在影迷的心中,1970年26岁的归亚蕾以本片同时获金马奖及亚洲影展最佳女主角奖。归亚蕾
从艺超过四十三年,以惊人演技征服观众的真正的女演员。1964年,归亚蕾入选琼瑶原著《烟雨蒙蒙》剧组,初出茅庐的归亚蕾即将角色陆依萍演得入木三分,凭借处女作归亚蕾金马折桂。此后,归亚蕾成为台湾影坛最为活跃的女星之一,《冬暖》、《庭院深深》、《家在台北》等一系列作品,让她获得无数好评。90年代后,归亚蕾与李安合作的《喜宴》、《饮食男女》则成为李安早期最著名的代表作。此后,归亚蕾走入内地,接拍多部电视剧再获认可,其中以她在李少红导演的《大明宫词》中塑造的保守女性形象最令人过目难忘。身为演员,不当明星我一直都好像是职业妇女,去电影公司就是去上班
归亚蕾,是罕见的终生职业女演员,她用数十年来写就一个传奇。从电影、到电视、到舞台,只要需要表演的地方,归亚蕾总能将形形色色的角色拿捏得有模有样。归亚蕾身为演员,却不当明星,无论在台湾、香港或者中国大陆,她出色的演技为之迎来了个人的光芒。因此她几乎没有享受到拥有追星族的明星待遇,或许也因此,她可以真正坚守对先生的承诺,一生也未曾拍过哪怕一个简单的裸露镜头这无论对于当时或者现在的女演员,都几乎不可能。
南都周刊:在您的小时候,对电影有怎样的印象?

1964年,归亚蕾从艺专毕业,在高雄某学校担任老师,期间抱着玩玩的心态参加高雄地区“中国小姐”竞选,没想到获得了冠军,而恰好这时电影《烟雨濛濛》拍摄计划重新启动,此时的她素面朝天去《烟雨濛濛》剧组面试女主角,虽然评委给归亚蕾的表演打了90分,但她的外形却只有70分。按照分数,她未能入选,导演王引却在之后通知她去试妆,并亲自帮她化妆。为力保归亚蕾成为女主角,导演与整个剧组发生冲突,他坚信“这个女演员是要吃电影饭的”。倒是归亚蕾自己十分淡定,当时她已经谈了男朋友,加上男友也并不喜欢她演戏,她便抱着一副“是女主角就演,不是女主角就回去结婚”的淡定心态,没想到第一次拍电影就拿下了次年的金马影后。

归亚蕾: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看电影,那个时候电影也很热门,有很多香港和台湾的明星,我喜欢很多的电影明星,特别喜欢李丽华,我读书的时候就写信去香港给他们,她还特别回信把自己签名的明信片邮给我,当时我开心得不得了。

图片 2

南都周刊:也就是说那个时候您就是追星族咯?

归亚蕾21岁时出演《烟雨濛濛》的剧照。

归亚蕾:是啊,算起来我真的是追星族,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葛兰(老影星)来台湾,我很高兴地去找她签名,我敲门,她也开门了,我听声音就是她,但是她却说葛兰不在,你找错人了,不给我签名,我当时就很生气,我转身走出去哭哭啼啼的,正好碰到我爸爸和洪波(老影星、导演),那时候洪波是她男朋友,我就和他说,洪波笑着把我带进葛兰的房间,让她给我签名。

当时归亚蕾得了第一个金马奖后就息影了,生了第一个女儿。为了让女儿成长好一些,她息影了整整三年。她的丈夫最初并不赞成归亚蕾投身影视艺术,他觉得那里是一个充满虚荣是非,容易让人堕落的地方。倒是她的公公婆婆非常开明,婆婆教育儿子道:你如果这么不信任亚蕾,当初就不该娶她。”于是丈夫和归亚蕾“约法四章”:不准拍亲热镜头;不准拍暴露镜头;不能随便赠送照片;不参加任何应酬,拍完戏马上回家。这四条归亚蕾不仅全部做到了,而且几十年来一直坚持这么做。

南都周刊:您怎么能知道葛兰住在那里?

图片 3

归亚蕾:当时我爸爸和洪波的关系不错,我们都住在高雄的左营,我爸爸也是文艺界的,说起来算是朋友,所以我消息比较灵通。不过后来在回去的车上,我想想很生气,就把这个签名给撕了。

1994年,归亚蕾拍李安的《饮食男女》时,其中有一场脱衣服的戏。归亚蕾在裙子里穿了衬裙,开拍前,李安示意归亚蕾脱掉衬裙,她坚决不同意,“事先没讲好要脱衬裙,我答应丈夫,不拍暴露镜头。”影响了拍摄进度,她自己躲在角落哭。多年后,“变老的”归亚蕾坦然提及当年的“囧事”,称“现在不同了”,“在19年后的《饮食男女-好远又好近》里,你看我的裙子短到哪里?背露到哪里?”而因为遵守“不参加任何应酬”的“家规”,归亚蕾也曾多次被认为是“耍大牌”,但她还是坚持下来。